甘肃快3

 
1949年之后中国对难民的援助
.
发布人:gjbj  发布时间:2016-11-09   动态浏览次数:13

1949年之后中国对难民的援助

黄梅波,查伟强,厦门大学,中国

Emails:mbhuang@xmu。edu。cn;407226777@qq。com

  

关键词:印度支那难民;中国对难民的援助

摘要:中国的难民由三个群体组成:印度支那难民,朝鲜难民和其他难民。对于20世纪70-80年代到中国的印度支那难民,中国政府没有建立专门的难民营,而是通过制定社会融合政策实现长期安置。今年,中国最大的难民问题是身份问题。根据法律,难民不能在中国工作。对于国际难民,中国主要是提供援助或者作为中转国接收难民。

  

    中国对来华难民的援助

    中国自1971年恢复在联合国的合法席位后,1979年恢复在联合国难民署执委会的活动。1982年中国加入《关于难民地位的公约》。

    根据联合国难民署官网显示,截止2014年中,中国入境难民有301033人。这些难民主要有三个群体组成:印度支那难民、朝鲜难民和其他难民。印支难民源于1977年东南亚地区声势浩大的反华浪潮;朝鲜难民主要是从朝鲜国内外逃到我国东北地区的难民;个别难民是一些来自局势动荡地区国家(如阿富汗、伊拉克等)的留学生,离开母国后由于国内局势动荡被迫留在我国成为难民。(Shurong,2015)

    中国境内出现大规模难民是在1978-1979年。1977年越南当局的政策迫使数十万难民背井离乡,形成震惊世界的难民潮。大批华裔越南人逃到中国,被称作“印支难民”。中国政府接收了约28.6万印支难民,其中约91%为华裔,8%为越南人,1%为老挝人。1981-1982年,中国政府接收了来自泰国难民营的约2500名老挝难民和柬埔寨难民。这一部分老挝、柬埔寨难民,是因为国内战争和这些国家的排华事件导致而涌入中国的。

    国际上对于难民的永久解决方案,通常有三种——自愿遣返:一般是来源地局势好转,可申请由难民署帮助返乡;就地融合:即在申请难民身份的地方定居,成为该国公民;第三国安置:可申请去愿意接收难民、给他们国籍的国家,如美国、加拿大、法国、瑞典等。中国也不例外地采取这三种主要方法,等待期间,难民可以向联合国难民署提出经济帮助的申请,之后难民署会对该难民的经济状况做评估,如果符合条件难民署会向难民提供经济帮助。

    对于20世纪70-80年代进入中国的印度支那难民,中国政府已经咨询过越南政府,希望越南政府能够允许这些难民返回越南,但是未能成功。因此中国政府本着人道主义精神接受了全部难民。中国采取的主要措施包括:制定相关法律、加强边境合作以及实施更为人性化的政策。重要的是,中国政府并为设立专门的难民营,而是通过社会融合实现长期安置。根据难民家乡的气候条件、地理位置、语言、风俗和他们之前从事的工作,所有难民被送到广西、广东、云南、福建、江西5省263个国营农场(Hongwei,2007)。中国为这些难民提供初步居住地和生活补贴。

    目前中国对难民的日常管理主要依照2012年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出入境管理法》。这部法律第一次明确提到了难民:“申请难民地位的外国人,在难民地位甄别期间,可以凭公安机关签发的临时身份证明在中国境内停留;被认定为难民的外国人,可以凭公安机关签发的难民身份证件在中国境内停留居留。”

    现在,中国最大的难民问题是他们的身份问题。没有身份证,难民的就业、信贷和子女教育等日常活动都无法进行。如上文所说,难民需要申请在能获得华难民地位,但是认证难民地位的过程需要很长时间。现在,中国有两种类型的难民补贴——联合国难民署的补贴和中国政府的补贴。联合国难民署在中国大陆有统一的补贴标准,每个月1200元人民币。中国政府提供的难民补贴标准根据地方政府而不同。根据法律,难民无权在中国工作,因为难民这种身份不在 《外国人在中国就业管理规定》所列范围内。将来有望修订相关法律,以便更好地规范对难民的援助,更好地管理他们在华工作权利。

  

    中国对国际难民的援助

对于国际上的难民,中国主要采取捐款、作为中转国接收他国难民的形式。在2003年伊拉克战争之后,中国不但向约旦的难民营提供援助,也作为中转国接受了一些伊拉克移民。2004年,中国建立援外紧急人道主义援助机制,救援行动更加快速有效。2004年12月印度海海啸之后,中国向受灾国家捐助了7亿人民币。中东地区历来受国际社会关注,由于局势不稳,常年动乱,难民问题尤显突出。2014年中国向叙利亚内战中的难民提供价值1600万美元的人道主义援助,同时宣布向巴勒斯坦当局提供近1000万美元援助。

  

参考文献:

赵蜀蓉. 中东地区与中国对难民问题治理的比较研究[J].西南民族大学学报(人文社科版), 2015,10: 196-201.

孙晓东,张波涛. 新国际环境下中国的难民甄别制度分析[J].人权,2015, 06: 114-122.

毕晨,周睿。 浅论中国境内印支难民人权保障相关问题[J]。法制博览(中旬刊), 2012,06: 114-115。

尹鸿伟。 越南难民的中国命运[J]。南风窗, 2007,11: 52-54。





 
吉林体彩网 北京赛车pk10赔率最高的平台 重庆快乐十分 江西快3走势图 天津福彩网 河北快3基本走势 上海11选5 天津福彩网 重庆快乐十分 浙江福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