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快3

 
《国际教育政策研究与合作通讯》第53期—难民、无家可归者与教育:发展与政策的新挑战
.
发布人:gjbj  发布时间:2016-11-25   动态浏览次数:15

难民、无家可归者与教育:发展与政策的新挑战



    当2011年全民教育(EFA)全球监测报告(GMR)关注“隐藏的危机:军事冲突与教育”时,它的主要关注点根本不是难民问题,而是冲突对教育的有害影响。值得讨论的是,现在正在影响欧洲的难民危机让这种隐藏的危机对于欧洲人民而言更加显现出来,但是对于那些临近冲突的国家来说,这种危机从来都不是隐藏的。2016年世界经济论坛(WEF)指出“最受关注的危机是大规模的被动移民(involuntary migration)”。换句话说,移民对于欧洲前线国家的突发影响,以及对主要欧洲流入地——德国和瑞典的影响已经公之于众,焦点在于上百万已经身处难民营和接收社区的难民,这些社区一般位于叙利亚、索马里、阿富汗、巴勒斯坦的周边国家。也就是说,对难民和无家可归者进行支持的最大负担,长时间以来都是在国际救济机构的协助下由南方国家承担的。

    这一期《国际教育政策研究与合作通讯》着眼于难民、无家可归者与教育的各个方面,它不关注经济移民或者为了接受高等教育而进行的移民,而是关注世界经济论坛所说的“被动移民”以及它与教育的联系。

    在本期通讯关心的诸多内容中,首要的是,难民危机的规模如何引起西方媒体和政治关注。到达德国或者瑞典的可能性已经被解读为一生中进入欧洲的唯一机会,同时意味着教育、就业和福利机会。在黎巴嫩,总人口中几乎五分之一的人是难民。在约旦,几乎七分之一的人是难民。在这些国家,难民危机已经在数年前就引起了媒体关注。

    第二,与第一点相关的是,欧洲的双边援助机构,以及欧洲委员会、联合国机构、世界银行是否需要重新思考他们的发展合作,要不要考虑支持欧洲真正的难民和庇护寻求者的成本问题。如果需要,这就与另外一个长期以来争论不休的问题有关,即进入德国、日本和法国的南方国家学生,给他们的奖学金估算成本是否可以算作发展援助(参见最近的《全球检测报告》)。援助预算是否需要重新进行结构调整,确保这些钱确实花在了英国国际发展部(DFID)所说的巨大全球挑战——比如大规模移民的根本原因上?人道主义援助是否需要重新考虑,让教育占比2%以上?

    第三,有巴勒斯坦人在迁出65年之后,仍在中东地区(包括叙利亚)的难民营,他们被称为滞留难民。1972年驱逐乌干达亚洲人时,没有人能在难民营呆好几年。这两类人之间存在巨大差别。他们在教育开支方面的差异是巨大的,因为联合国难民救济及工程处(UNRWA)仍然在支持50万中东地区的上学儿童,和700万的职业教育学生。

    第四,在境内无家可归者(IDPs)和难民的教育机会和质量问题方面,有一系列相关的议题。这些议题涉及到受训教师、二部制(double-shift)学校的匮乏,安全、聚集区、语言培训的匮乏,以及高等教育机会的匮乏。第一站接收国的教育质量低,就业机会少是否会成为他们进一步向欧洲或者北美流动的动力,这仍是个大问题。还有与此相关的其他问题会影响境外无家可归者的教育和培训,境外无家可归者是指已经被动跨过边境,但是因为各种原因无法正式注册为难民的人。

    第五,与之前的巴尔干半岛类似,叙利亚在欧洲边界引起的危机规模需要引起我们特别的关注。叙利亚拥有长期的义务教育传统,现在上百万叙利亚年轻人无法获得安全的、全日制的学校教育。有人讨论是迷失的一代(lost generation),这几乎造成叙利亚的去学校化。本期通讯报告了2016年2月4日伦敦会议上的《支持叙利亚和相关地区》,以及它对教育问题的具体启示。

NNC第53期完整版请点击NNC 53期.pdf3.pdf


 
上海体彩网 上海福彩网 吉林福彩网 浙江福彩网 平安彩票网站 重庆快乐十分 安徽快3计划 上海11选5走势图 9号棋牌APP 诚信网投开户